聖保祿分娩日記 — Day 2

聖保祿分娩日記 — Day 2
昨晚根本一夜沒睡,今早6時多便起床洗把臉,換好手術袍。07:45已有姑娘來替我過床,待Mr. Cat到了,我便被推進手術室,而Mr. Cat也要換上手術袍準備陪產。因眼鏡交給了Mr. Cat,我看不清四周的環境。這也許是好的,讓我少一點驚慌。
迷迷糊糊的見到了麻醉科醫生,見他約50多歲的模樣,相信經驗豐富。他一邊看我帶來的脊骨X光片,一邊在我背上來來回回按了很多個位置,最後他堅定的說我的脊骨真的太彎,能做半身麻醉的機會很微,也不想我白白捱數針去試,當下決家替我做全身麻醉。
我連忙請護士通知本已準備就緒陪我一起迎接小生命的Mr. Cat,我知道他一定難免失望。然後,我問醫生全身麻醉有何分別,他說為儘量減輕對BB的影響,手術初段會用較少麻醉藥,因而我可能會在手術中稍有知覺,聽到一些聲音⋯⋯但只要BB一拿出來他便會立即加重麻醉藥劑量,令我完全昏迷。而全麻還有一特點,就是手術5分鐘後麻醉藥的效力便會立即散去,我會立即感到痛楚⋯⋯
聽到這裡,我已嚇得全身劇震,震到完全沒法控制四肢快要掉下床的地步。我立即告訴護士,他們隨即放進暖管,讓我好過一點。醫生在我手腕附近下針(我還以為是手背),給我氧氣罩,數秒後我便失去意識。
約1小時後,有兩人(麻醉科醫生和我的婦產科醫生Dr. Law)拍醒我,說手術完成了,我居然還懂得說謝謝。然後我被推出去,並感到頗痛(但未算忍受不到,因為醫生特別加重了止痛藥)。憂心忡忡的Mr. Cat早在外面等著我,原來剛才忽然有人叫他快把手術袍除下,然後二十分鐘左右便有人推BB到他面前給他拍照。但他太擔心我,只胡亂用手機拍了三張。當我第一眼見到Mr. Cat時,跟他說的第一句話竟是「快給我眼鏡」,實在令他啼笑皆非: )
被推回病房,過床時傷口的痛令我叫了一下。因插著尿喉,只可躺在床上,當然很不自在。而且全日也超累,有點答非所問,辭不達意,但願沒有悶壞來探望我的親友 : )
這醫院每晚7-8時有親子時間,讓BB的父母抱抱BB和餵奶。今天我不能下床,Mr. Cat便獨自去餵奶,他非常興奮,還跟囡囡自拍:)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w

連結到 %s